石崇买邻川银铺地范丹守志可敬天。这对联的意思

  • 发布时间:2020-01-08 03:05:36

  • 来源: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西晋,古县临贺是石崇治地。当地有个年轻人叫范丹,很贫穷,住在一间茅草屋里和年迈又双目失明的母亲相依为命,每天靠打柴换米度日,虽然穷却也很孝顺自己的母亲,将母亲侍奉得周周到到。每天出门的时候他都要念唠:“保佑天下人富贵,只我范丹一人穷”。提起范丹,乡里乡亲无不交口称赞:是个难得的好青年!

  一天,范丹砍回了一担柴换回了几斤米,看天气还早又想:“去弄点鱼回来给阿妈熬粥,鱼汤有补咧!”于是提着鱼篓和母亲告别后就到附近的一条小河去了。为了抓到一些鱼儿,范丹全然不知天气在变化。这时天空乌云密布,也起风了,眼看大雨就要下来了。

  话分两头。却说,城里的豪门富户石崇家的大宅里乱成一团,管家吩咐仆人、丫环、奴俾等下人抢收晒在院子里晒坪上的谷物。石崇正和爱妾梁绿珠在大厅里慢条斯里地欣赏他的珊瑚树,偶尔从窗户瞟一眼忙乱的奴仆。自从拥有了这些珊瑚树,他对喝粥人玩的那些黄腊石、凡人儿玩的那些猪(珠)宝、玉坠已不屑一顾。心里寻思着:上次你王凯小子仗着晋武帝这个靠山也敢在我面前炫耀,我不把你的小珊瑚树击碎,你王凯还真不把我石崇当回事,我顺手铁如意一挥,啪一声脆响,还真过瘾。

  石崇有个女儿年方二九,生得容颜美丽、赛若天仙,她见别人都忙得不亦乐乎,阁楼上很多晾晒的衣裳凌纱被风吹得飘呀飘地,她就不声不响地去把那些衣物收取掳了下来,就在这时只听一个丫环大喊:“小姐、小姐,海棠花给吹倒啦!”石小姐匆忙中,把收取的衣物往神龛上一放就跑去看那些被吹倒的花花草草了。

  “谁把衣服放在神龛上的?”石崇生气的大声责问。丫环、奴仆个个面面相觑、诚煌诚恐。小姐说:“是我!怎么样?不得了啦?”“你!你!竟敢顶嘴!”石崇气急败坏“管家!给她几个银子和一匹马,让她立即滚出这个家!”下人不敢违抗。

  石小姐怀惴着那几锭银子,背上她收拾好的行囊,跨上府里养的神马照夜白,“得儿、得儿、得儿”地行走在潇贺古道上。

  石小姐抚摸着她的马儿说:“我的好马儿,走吧!爹爹既然不要我们了,我们不能厚脸皮呆在家啦,如果你见到有哪个男人可以托付终身的,就带我去找他吧!”马儿行走着,头也不注的点着,将小姐的话记在心里了啦。

  一人一马走啊走,走到小河边,马儿停下不走了,喷了一口气,抑头嘶鸣。石小姐环顾四周,没有见到有人啊,拍了拍马儿:“我的好马儿,快走吧!”马儿却不移步,继续鸣叫。石小姐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河里有人,只见此人:身型颀长挺拔,剑眉星目;认真专注,比潘安多一分矫健,阳光纯朴,比宋玉多一分刚强;水面风起,吹动墨玉一般的黑发。石小姐怦然心跳。

  鱼抓得差不多啦,今天的收获真不错,还抓到几条特别有营养的黄阿角,正好给母亲做一碗鱼粥,范丹喜滋滋的收工往家赶,怕母亲一人在家等着急了。范丹只管走路,浑然不觉后面有一人一马,“得儿得儿”的跟着,不远也不近。

  范丹回到了家。马儿却也在范丹家的门口停下脚步了,石小姐坐在马背上又惊又喜:“马儿啊马儿,真的是他吗?咱们可真的想到一块了!”

  话说范丹回到家,看到母亲安安静静的坐家中剥豆子呢,一颗心落了地,于是准备煮粥,推门出来却见一女子端坐马上,只见此女:生得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娴淑处如中秋之月,娇羞处如春晓之花。范丹不由得惊道:“石小姐!”

  提起石府,石小姐凄然落泪:“大哥!我被我爹爹赶出来了……”石小姐对范丹说明事情原委。“大哥,若不嫌弃,小女愿侍你为夫。”

  范丹屋内,家徒四壁,墙透着风,母亲端坐屋内床边,仅凭声音得知儿子在和别人讲话呢,“儿呀!谁呢?也不请屋里坐坐!”

  “母亲!你老人家好!”石小姐音声婉转温柔,也跟着范丹称呼母亲,听得老人心花怒放。

  范丹把鱼洗净准备煮粥,石小姐说:“大哥!这是银子,你用它去集圩上多买些酒菜回来吧!让母亲老人家也喝两杯。”

  “这是银子?能买东西?”范丹吃惊不小。“这在我砍柴的山上石坎上很多很多哪!”原来范丹每天砍柴都是换米并不卖钱,所以他不知道也不认识金子、银子。

  “你砍柴的山上很多?”这回倒让石小姐惊讶了,范丹点头称是,自己在山上砍柴,时常是左脚踏金、右脚踏银啊!“那我们明天就去把它搬回来”石小姐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

  次日,范丹和石小姐就到山上把那石坎上的金子、银子悉数搬了回来。一数,呵呵,折合人民币比当今世界首富还多几个亿。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们请上能工巧匠,在村子里建起了比石崇富豪家宅院宽大漂亮好几倍的围屋,真的是九天十八井,间间雕梁画栋,幢幢整洁豪华。

  最后就剩下厨房的一扇门了,做屋师傅对范丹和石小姐夫妇俩说这扇门我们做不了,得由我们的祖师爷鲁班先师来做,你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就在你打鱼的河边等着,那时从河里氽下来的一扇门,就是鲁班祖师做的了,你把他捞回来装上就OK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在后来的日子里,范丹已不再贫穷,真是天助!谁都不曾想到原本贫穷的范丹会与富家女石小姐结为夫妇,只相隔数里地的石崇知道后气得晕死去!又无可奈何,女儿是自己赶出去的,权当没生养这个女儿吧!

  范丹早已不再为石崇打柴了,他和石小姐都知道石崇的脾气,石崇这人是绝对看不起穷人的。

  石小姐也很争气,一连为范丹生了五个儿子,哺育儿子、孝顺婆婆,石小姐早已没有了一丝富家女的骄奢淫逸,十里乡亲皆称好媳妇。石小姐也曾与范丹一起领着儿子回去拜见石崇,石崇不冷不热甚至羞辱范丹出身贫寒,设宴时还不忘向范丹炫耀,用金元宝来垫桌脚而称豪。

  范丹和石小姐邀请岳父大人合适的时候来家做客。石崇说不屑的说,当年王恺那小子邀请我,用紫丝屏障夹道铺路40里,我回请他就用比紫丝高档几倍的彩缎屏风夹道铺路50里,你要请我过去?看着办吧!

  当日,当朝名人刘实也来拜访石崇,席间内急,刘实就往厕所而去,刚推开门却又退了出来说,“我走错了,这是你卧室!”“哈哈,没错这就是厕所,去吧”石崇说。范丹也顺着门开处瞧见了这厕所里面装饰豪华,内有降纱大床,两个美女手持香囊侍立两旁,据说在美女的香囊里装着刮屁股的软木片,她们的工作就是专门侍候主人刮屁股的。石崇说,这有什么,我的下人早已用怡糖水刷锅,腊烛当柴烧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就到了做屋师傅说的那个日子了——六月六日,范丹和石小姐早早地来到了他们当初见面的那条河边,不久从上游漂浮下来一扇豪华实木门,范丹下水把它捞了起来,并按照做屋师傅的吩咐把门装上,瞬时满屋生辉,屋里室内室外,万贯家财,一应俱全,应有尽有。厨房开处,各色佳肴、海味山珍、丰盛齐全。众人见到这气派皆称:“比石崇还富多了!”

  范丹万贯家财的消息很快传到石崇耳中。“有人敢比我还富?”石崇再也坐不住了。

  其实范丹为了邀请他这位岳父老泰山的来访,几年前就已在通往石府与范府之间的古道上全都镶上了青花石板,每块石板都磨得光彩照人,一尘不染。但石崇从来不屑于去范丹家,认为丢不起这个脸。正所谓“今时唔同往日”,石崇即派使奴仆前往通报,备马乘轿连同爱妾梁绿珠一起前来范府造访详查究竞。

  在范府,贫穷出身的范丹,没有象石崇那样极其炫耀自己的财富。但有那扇神奇的门,就足于让石崇一行看得目瞪口呆,范丹领着石崇从宽大豪华的围屋这头走到那头已让石崇折服,只见范丹往天井的鱼池放进水,鱼儿就欢游跳跃了,院子撒于谷粒各种鸡鸭等珍禽就来争相啄食,温驯得和家养的无异,……看着范丹点石成金,要啥有啥,石崇又差点晕死过去。

  午间范丹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宴请石崇,即令四个儿子手执四个桌脚,随着荫影的移动而移动,大儿子勤快地给外公上菜,并说:“外公不必拘礼,请慢用!”范丹说:“丈人!你用金元宝垫桌脚,那是死宝,我的却是活宝啊!”四个儿子点头致意,同声说“外公不必客气!”石崇甚是尴尬,脸面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