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手稿曝光:从“基因编辑婴儿”到“完美人类”还有多远?

  • 发布时间:2020-01-08 03:07:41

  • 来源:admin

  去年11月底,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一时间引发轩然大波。

  一年后的今天,《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披露了贺建奎投给国际顶尖期刊《自然》和《JAMA》的部分论文手稿,揭露了当时的一些研究细节,其中不乏令人震惊的信息。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称,今年早些时候收到了两份贺建奎提交给《自然》和《JAMA》但未出版的手稿,描述了去年在中国出生的首对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以及人类和动物胚胎的实验室研究。

  这篇题为《基因编辑抗HIV双胞胎的诞生》的论文长达4699字,作者正是中国生物物理学家贺建奎,一年前,举世瞩目的双胞胎女孩基因编辑就是由他进行完成的。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称,两份草稿是贺建奎在2018年11月底编辑提交给《自然》和《JAMA》这两本杂志的,并没有被发表。

  手稿称,双胞胎的基因编辑实现了医学上的突破,可以“控制艾滋病的流行”,但是,手稿中并没有数据表明这一结果。这篇文章很大程度上忽略了论文其他地方暗示编辑出错的数据。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将未发表的手稿分享给了四位专家,一位法律学者、一位体外受精医生、一位胚胎学家和一位基因编辑专家,他们无一例外对这一手稿发表了负面态度:

  历史上,丹麦生物学家约翰逊(Wilhelm Ludwig Johannsen,1857-1927)在1909年根据希腊文“给予生命”之义,创造了“基因(Gene)”一词。从那时起,人类便开始了一场对基因的不断探索之旅,只为解开生命的密码。

  如果有一天这项技术真的可以应用到人类身上,你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修改自己的基因吗?

  以下是「造就」四年来发布的关于基因编辑的相关文章和演讲,分别从学术、社会和伦理等层面,集中分析了基因编辑技术将给人类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点击查看详细内容)

  作为CRISPR这项技术的先驱,张锋在谈到它的潜在风险的时候认为,科学家、媒体、政策制定者、生物伦理学家都有义务和责任参与讨论。

  作为科学家,我们能帮助传达这项技术是什么,帮助解释它是什么,了解这项技术的潜力有多大。

  我非常重视的一件事是如何把CRISPR变成真正的治疗工具,以便治病救人。这离我们还比较遥远。

  至于“定制婴儿”和诸如此类的东西,我觉得更加遥远。我们对生物机理缺乏足够的了解,甚至没法想象那些东西会是什么。目前,我们连导致镰状细胞病的基因变异都治不好,哪怕一个变异都搞不定。

  生物工程将是涤荡人类的下一波技术浪潮,它的影响之深刻,将超越以往任何一次工业革命。

  他还提出一种可能,当人类可以通过生物强化技术使自身能力达到空前水平的时候,生于贫穷之家的人就很难出人头地。这将使贫富差距始终存在,难以解决。如果我们无法在全社会普及这样的技术,届时全球性的生物学分支阶层就会出现。

  “我们必须谨慎,但没有理由认为这些技术天生就和美好的世界不相容。选择权在于我们,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作为家庭、社群、国家和人类的一份子。在所有这些层面上,如何为这种迅速的变化做好准备,我们将面临一系列艰难的选择。”

  早在2017年2月,美国国家科学院曾发布一份长达261页的研究报告,题为《人类基因编辑:科学、伦理和治理》,它认为在条件高度受限的情况下,美国应该允许科学家从事编辑人类活胚胎的研究,特别是,在有很大可能可以防止婴儿罹患严重遗传疾病而且不存在“合理替代方案”时,编辑人类精子、卵子和胚胎的临床试验应该得到允许。该报告在当时即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这份报告对当今可用的所有强大生物技术工具进行了评估,并分析了科学家科学家之所以想要对人类遗传物质进行编辑的四大原因。

  虽然报告支持在受限条件下允许设计婴儿,但也提出了可能会引发的各种棘手问题:

  这种能力增强是否会变得非常普遍,以至于变成强制性的措施,就像如今的疫苗接种?

  究竟我们的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从怎么样的一个形式,演化而来,我们未来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

  四十亿年前,生命主要是依靠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的一个方式去生存的,而我们现在正在通过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等技术加速进化过程,使它成为一种可以是非自然选择、定向变异的过程。

  如果我们有90%的概率能用基因编辑治好你的疾病,但是有1%的风险可能让你产生一种新的疾病,甚至是癌症,你愿意被基因编辑吗?

  构成我们每个人遗传信息的最基本的单元,可以用四个字母来代替,就是A,T,C,G,它们构成了我们所有的遗传信息。

  我们身体里面,大概有数万亿个细胞,每个细胞都带着一整套完整的基因组信息,把这些信息都提取出来,装在一个一个小小的U盘里面,它的数量是可以装满一艘泰坦尼克号。

  任何的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主要是我们怎么去掌握它,怎么去应用它,怎么去调控它,把它用在对我们好的一面,避免它用在对我们不好的一面。

  每个人的信息都被编码在了基因组里,我们有了基因组数据,可以推测出表型信息。换句话说就是,我有了你的基因组,我可以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

  大自然把两艘泰坦尼克的数据塞到几十亿个字符里,然后我们试图去把这几十亿个字符给还原出来。人类已经能够做到从基因组预测各种各样的表型,构建起了表型和基因组之间的关系。

  如果我们能够构建这样的数据,我们就能够打开一把锁,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们可以用基因组数据加上其他数据,一起建立起我们对生命、对医疗、对健康的全新认识,推开一个新的世界。

  就像机器人一样,你坏了哪个零件,我给你修哪个零件或者换哪个零件。这只是科幻吗?不是,它正在逐步成为现实。这就是再生医学实现的范畴。

  我们将有可能在基因出问题之前,也就是在疾病爆发之前,及时治疗。但这中间有很大的伦理上的问题,所以这条路还很长,很远。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